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冠华居读书 >> 天师上位记 >> 第1070章 番外灼灼明珠(八)

第1070章 番外灼灼明珠(八)

吃没吃亏大家看着呢,可不是你一句话就能表明的。尤其说话的还是她——青阳县主。发了一通火,又让人抓了两个看起来不顺眼的食客拎到一旁,准备杀鸡儆猴杖杀了事。

没想到事情才至一半便被人拦了下来。

“青阳县主,何必又要擅取无辜人的性命?”

敢拦青阳县主的,这长安城也没几个:眼前这个就是其中一位。

那位敢和青阳县主动手的张大小姐。

“背后说三道四,本县主还打不得不成?”青阳县主一声冷笑,“张明珠,你要出头,不如来替他们受这杖刑之苦?”

“青阳县主手下的棍棒可打不到我的身上。”张大小姐神情温和,她道,“县主不如进宫请了圣旨再来。”

青阳县主冷冷的瞥了她片刻,眼神阴冷,半晌之后,转身:“我们走!”

“等等!”那位出声拦人的张大小姐却突然叫住了她,打量了青阳县主片刻,忽然开口问道,“县主这身打扮,可是遇往城郊别苑小住?”

“与你无关!”

“这两日多雷雨,城郊别苑又在高处,县主还是少往那等地方跑,往年雷雨天出事的可不在少数。”张大小姐语气平静温和,苦口婆心的劝道。

“不牢你费心!”青阳县主翻身上马,十几骑人撞倒了街边几个小贩之后扬尘而去。

被撞了的小贩叫苦不迭,不过比起险些丢了性命的食客,他们已是好得多了。青阳县主要杀人打人,全凭心情行事,能从她身边经过,好好活着已是一件幸事了。

侥幸捡回一条性命的两个食客直到此时方才回过神来,四顾一番却见救了他们一命的张大小姐已经走了。

“真是欺负人啊!”有食客忍不住嘀咕道。

这位张大小姐刚回来时,不少人以为这又是个肆意妄为的主,可如今看来,却也不过是个被欺负的可怜人罢了,连张氏的嫡长小姐都要受人欺凌,更何况他们?

“是啊,真是欺负人。”有人跟着感慨了起来。

食客抬头看到一群穿着国子监衣袍的年轻公子从楼上走了下来。

“那个……那个……”有人指向其中最出挑的那个年轻人道,“那个就是崔氏的九公子,今年要下场科考了,之前和他那位有婚约的小姐也是被青阳县主杖杀的。”

“哦!”食客点了点头恍然,难怪他也感慨青阳县主欺负人呢!同是天涯沦落人,一同被欺负的主啊!

人多话题转的也快,提起崔家公子便想起了别的。

“不过这崔家公子都快下场科考了,怎的不呆在家里,还出现在这里?”

“人家那是成竹在胸,你以为光靠临时抱一抱佛脚,就能上场科考了不成?”

……

食客的碎语议论被抛在了脑后,那一行年轻的国子监学生出了酒楼。

“崔璟。”迎面走来一主一仆。手执折扇的年轻公子将手里的书交给一旁的书童走了过来。

崔璟同身边几个同窗偏头低语了几句便同他走到一旁。

“王栩。”他开口唤了一声。

“你看到了?”王栩叹了口气,折扇在额头敲了敲,一副无奈的样子,“我先前听说青阳县主打听到你在这里便赶了过来。怎么?她又欺负人了?”

“是张大小姐欺负人。”崔璟想了想,认真的说道,“看着凶神恶煞的青阳县主被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张大小姐玩弄于鼓掌之中,你说有趣不有趣?”

王栩笑了笑,却对他的话不置可否,而是反问他:“青阳县主害人难道不是真的?”

“是真的。”崔璟点了点头道,“这不会因为张大小姐没有被害到,就否认青阳县主的所作所为。”

“那不就是了。”王栩收了折扇,在手心里点了点,“所以还是青阳县主欺负人。”

“不,是张大小姐。”两人今日说话绕来绕去,偏偏说话的两个人却乐此不疲,也都听的明白。

崔璟说道:“寻常人在青阳县主如此招数下,都能死上好几回了,她非但毫发无伤,还见了青阳县主没有半点惧意,青阳县主动手不假,只是不管手段还是心计都远非张大小姐的对手,不过被她牵着鼻子走罢了。”

“张大小姐确实并非一般闺阁女子,她要的应该远不是一个女子想要的东西。”崔璟道。

听到这里,王栩笑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都被人欺上门来了,你不知晓,她都找上祖父帮忙说情了。”

“早听说是王司徒劝的陛下不要多管女孩子家家的玩闹。”崔璟说着,似乎有些诧异,“没想到是她主动找的王司徒,我先前还以为是王司徒主动出的手。”

“因为张大小姐觉得祖父看起来面善。”王栩说到这里,便忍不住笑了,“祖父回去问了我好几回他是不是看起来真的那般面善”。

崔璟抬头看了他一眼,显然是在质疑这句话的真假。

王栩哈哈一笑,不以为意,道:“是真的,所以祖父觉得她很有趣。”

有趣吗?

崔璟嗯了一声,表示认同:“她很聪明,也不枉张老天师如此宠她一场。我祖父说过,张老天师若是还如原先那般,张家迟早是要出事的,没想到如今却出了个异类。”

“身在俗世中,怎能不染尘?”王栩似乎有些感慨,“张氏自出山起就不是那个隐世大族了,再如何清高不理俗事,常在河边走,岂有不湿鞋?”

“你今日这说法……”崔璟似乎有些惊讶。

王栩道:“是祖父说的。”他还没有这样的感慨,年轻人总是先看眼前,还不到回溯过去的时候。

“王司徒的话自然有理。”崔璟说着顿了顿,“但她总让王司徒出面也不是办法,若是不能说服张老天师……很多事情,不是旁人可以出面解决的了的。”

张大小姐其实如他们一样,家族是倚仗的同时却也是禁锢。得与失永远是相辅相成的,张老天师不认同,很多事她都不可能如孤身一人那般肆意行事。

“我相信她应该劝服的了张老天师。”王栩说着,仿佛回忆起了什么,“张大小姐有一张三寸不烂之舌。”

……

有三寸不烂之舌的张大小姐此时正在与张老天师对弈。

“你在外头闹够了没有?”张老天师在棋盘上落下一粒白子,开口了,“你以为老夫这病可以久拖么?”

“所以,祖父愿意出面了么?”女孩子抬起头来看向他。

张老天师皱了皱眉:“你这些日子在外面做的事,你爹他们都告诉老夫了,青阳一直在寻你的麻烦?”

“因为我张家执意要追究到底,动了西南侯的利益,她又是倚仗西南侯才得的盛宠,自然要寻我的麻烦。”女孩子笑着,安抚他道,“祖父放心,我躲得过。”

“再如何厉害,总有失手的时候,青阳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比你更清楚。”张老天师脸上似有明显的不悦。

虽然,这些时日,他与明珠儿之间有些矛盾,可到底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养大的孩子,被人如此三番两次的欺辱,能躲过是她的本事,但对方如此下手狠戾,当真是半点都不看张氏的情面啊!

“所以祖父……”女孩子拉住了他的衣袖微微晃着,语气软和下来,带了几分哀求,“明珠儿被人欺负,您都不管管吗?”

很多事情,生死边缘走过一遭,她看的更清楚了,也明白祖父的想法与坚持,纵使一些看法不同,可她是明珠儿,是祖父最疼爱的明珠儿,祖父说什么也不会当真甩手不管。

“这局棋,一旦插手,就是把张氏处于危险之地,你明白吗?”张老天师幽幽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你要说的话,你上回说的我都记得。只是朝堂这趟浑水,本不是能够轻易涉足的。而现在我们站出来,等同与西南直接撕开了那张粉饰太平的面具。”

“祖父,是他们先出的手,对方已经对我们下手了,难道我们还要任人宰割不成?”女孩子摊开手心,一黑一白两枚棋子出现在她的掌心之中,“祖父执惯了白棋,却忘了黑棋本就与我们是天生对立的,这件事没有办法。我要的自始至终都是我张氏的传承,我不想死,张氏一族不想死,我们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要死?”

“这世间也不是当真如棋局那般非黑即白的。”女孩子道,“我们修阴阳从来为的就是阴阳平衡,这世间的道理也是一样的,离不开平衡二字,我张氏既已入世又怎么可能真的半点不沾俗事?”

张老天师看着她沉默了下来。

女孩子站了起来,朝张老天师俯身施了一礼:“祖父想出面就出面吧!”她说着转身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时却又停了下来,“今天我又碰到青阳县主了,不知道她又要使什么坏主意害我了。”

第二日一大早,张家大小姐被一队禁军带往宫中的消息顷刻间传遍了长安城。

“怎么回事?”有起得晚并没有来得及看到那一幕的百姓正热切的打听着。

“昨天晚上,青阳县主在城外别苑被雷劈死了……”

“真是天公有眼!”百姓还未听完这句话,便忍不住大声赞道,“好!”

“好是好了,可因为昨日白天的时候,青阳县主不是碰到张大小姐了嘛,张大小姐那时候不是当着大家的面让青阳县主‘别去别苑’‘被雷劈’什么的……听说告到陛下面前了,说是怀疑张大小姐使了手段害人!”

“真是不要脸!当时我也在场,张大小姐分明是让那个青阳县主不要去别院的,她自己偏偏要去,不听张家人的话,自己被雷劈死了,怪谁?”

“道理谁都懂,可现在不是青阳县主死了嘛,听说延礼太后执意要陛下给青阳县主的死一个交待,今日朝会上提的就是这个事。”

“这要怎么交待?”百姓听的义愤填膺,“自己寻的死,难道还要张大小姐给那杀千刀的青阳县主偿命吗?”

“你小声点,让张大小姐偿命……没准他们还真是这么想的!”

“这可怎么办?”

“也别急,老天师也进宫了。”

“那倒是,张大小姐可不是一般人,老天师这时候能不出面?”

“听说老天师是带着张鲁道先生的灵牌进的宫!”

百姓猜疑纷纷,而朝臣却亲眼看到了这一场引起纷争的闹剧。被人带到殿中的女孩子不卑不亢的行礼过后起身。

礼自是无可挑剔,毕竟张氏的嫡长女。

坐在陛下身边的延礼太后率先开口发问了:“青阳的死是你动的手脚么?真是好大的胆子!滥用阴阳术害人,同那些兴风作浪的邪士有什么区别?你以为你用阴阳术杀人,朝廷就查不到了吗?”

一开口就咄咄逼人,几乎是认定了是她动的手。

女孩子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殿外一道苍老的声音却在此时响了起来:“此等莫须有的罪名,恕我张氏不服!”、

是张老天师的声音!一病数月,老天师终于出现了。

女孩子家家的玩闹到最后终究演变成了张氏与太后的博弈。

坐在龙椅上的明宗帝开口召他进殿。

当看到张老天师手里那张灵牌时,殿内随即响起了一阵轻微的轰动。

张老天师跪了下来,抬起头时已是老泪纵横,他声音悲戚:“我张氏一族光明磊落,秉承祖训,阴阳术在手只救人不杀人,太后若是当真认定我张氏用阴阳术害人,那还请驳我张氏身份,准我张氏回归济南老宅!”

站着的女孩子也跟在张老天师的身边跪了下来。

受了委屈便要辞官归去了!众人脸色大变。这哪是受了委屈,这分明就是变相的逼迫啊!

果真是欺负人未必需要用打用骂,有时候声泪俱下的欺负人更是让人无话可说。放张氏这时候回归老宅?明宗帝再忍,这个也是决计不能忍的。

“母后请慎言。”明宗帝瞟了眼神情莫测的延礼太后,亲自走下龙椅,走到张老天师身边将人扶了起来,“大天师放心!张氏如何,朕都看在眼里,定然是不会用阴阳术害人的。”

你既知道还放任延礼太后来这么一出抓人的闹剧?张家不闹一闹,你还不知道了不成?

女孩子站了起来,听明宗帝开口问她:“张明珠,你是如何得知青阳去城外别苑恐会遇雷的?”

女孩子的声音在殿内响起。

“禀陛下,青阳县主要去城外别苑小住,这几日多雷雨,雷主刑,青阳县主身上怨煞极重,遇雷难躲,不宜上高处,宜居室内。”

这话听着没什么问题,可细一想,便觉的这话就差没明晃晃的说青阳县主害的人太多,真招来天打雷劈了。明明是在解释,也解释的大家都听得懂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怪怪的,总觉得她话里有话。

“小女算到青阳县主这两日命有一劫,所以特意将此事告诉了青阳县主,请她不要去别苑小住,只是终究没有劝住罢了!”她说着抬起头来,眼圈发红,“是小女没有多劝劝县主。”

话是真没错,做的也没错。可以青阳县主的性子,会听张大小姐的话才怪,所以劝也是白劝。

一场闹剧就此终结。朝臣还在对青阳县主不听劝招来的恶果感慨时,王老太爷的目光已经落到了那站在殿中的祖孙女二人身上。

张老天师果然出现了,看来她是真的劝服了张老天师。

天,要开始变了!

喜欢天师上位记请大家收藏:(www.ghjdushu.com)天师上位记冠华居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天师上位记最新章节 - 天师上位记全文阅读 - 天师上位记txt下载 - 漫漫步归的全部小说 - 天师上位记 冠华居读书

猜你喜欢: 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丧尸不修仙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寒剑栖桃花绝色魔医:神帝,太难缠田园娇宠:神医丑媳山里汉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农女逆袭种田忙掌家小农女爆宠萌妃:邪王,要抱抱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穿到古代当名士弃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重生最强女帝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权门贵嫁悍妻当家:相公,快耕田!帝尊又撩我了:娇后,好火辣!帝王娇宠:小萌妃,乖一点簪缨问鼎一品嫡女侯府商女凤门嫡女
完本推荐: 霍少,你老婆又逃了全文阅读末世裁决者全文阅读战神比肩:绝色战王全文阅读燃钢之魂全文阅读尖叫女王全文阅读神级高手在手机最快看开奖直播现场直播全文阅读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全文阅读我!阎王爷的最强女婿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绝色总裁爱上我全文阅读总裁在上全文阅读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全文阅读随身淘宝:皇家小地主全文阅读万历驾到全文阅读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全文阅读火爆狂兵全文阅读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全文阅读重生学霸女神全文阅读大唐隐王全文阅读绝色总裁的贴身兵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最强终极兵王我的冰山总裁未婚妻大唐技师末日轮盘重生初中:神医学霸小甜妻蜀汉之庄稼汉末日霸权大宋猛虎我不当鬼帝魔邪之主炮灰修真指南魅医倾城:逆天宝宝腹黑爹军痞农媳:山里汉子,宠炸天!炼尽乾坤军婚小媳妇:首长,请立正极品妖孽至尊透视小神农摘仙令天师上位记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联盟之佣兵系统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混元修真录[重生]手机最快看开奖直播现场直播最强仙尊大唐第一少我有无数神剑极品全能霸主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唐朝好岳父房产大玩家

天师上位记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师上位记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师上位记txt下载手机版 - 漫漫步归的全部小说 - 天师上位记 冠华居读书移动版 - 冠华居读书手机站